快捷搜索:

马超说道各位探马刚刚来报魏延已经兵进十里

   当然了,在他看来,只要不是徐庶诸葛亮这样儿的人来,那么基本上己方获胜,肯定是没以后什么问题的。说起来他魏延论起武艺,肯定不如崔安,论起用兵,肯定也不如郭嘉,那么他还有什么了。是,自己自然是承认其人的本事,可有本事却并不代表其人就一定能胜过己方啊。
 
    这他们汉军人马没有己方多,战力也没有己方强,如今好像还没有一个谋士跟来,那么自己也真是看不到他们有什么胜算啊。难道魏延有什么必胜的法宝?或者徐庶来了,不过这事儿马超不认为有可能。
 
   
 
    魏延确实是带兵到了,这肯定不是假的。此时他正在自己的大帐中休息,过一会儿他还要去各个帐中去巡视,这也是他必须要去做的。
 
    对于别人,他不知道,反正自己当主帅,在己方安营后,自己是必须要去各帐去看看,也许能听到士卒对战事的议论,也许还会有些有用的东西也说不定。不过在此时此刻,魏延也是挺累了,所以便在自己的大帐中闭目休息,士卒没有事儿自然也不会来找他。
 
    过一会儿探马来报,“报将军,发现凉州军探马踪迹!”
 
    魏延一笑,他就知道,凉州军探马就在附近,不过这时候显然是没有追上他们吧,但是他还是问了一句,“结果如何?”
 
    “回将军,凉州军探马速度很快,所以在看到我军探马后,便逃走了!”
 
    魏延心说,人家未必就是逃走,人家是给马超送情报去了。不过这话他显然不会说,而且说起来他认为,探马说逃走,那就逃走吧,显然这个结果,不是更好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等一下,再加派一队探马,去探查凉州军大营情况,并且想办法通知零阳城内,告诉他们我军已到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然后魏延摆摆手,探马下去了。对方离开后,魏延闭着眼,但是却自言自语道,“马超,凉州军,真是期待之后的战事啊!”
 
    魏延并不是特别好战,但是对于像凉州军这样儿天下闻名的队伍,他当然是想和他们一战。他倒是没想着用凉州军出名,只是觉得,所谓是“见高人不能交臂失之”啊,所以……
 
    真是,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武将,魏延觉得要是没和凉州军打过交道的话,那只能说是很遗憾了。不过还好,如今自己算是有了这么一个机会,这却是挺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除了投靠凉州军之外,加入他们了,自然是没有什么机会和他们对战,除非以后再叛变,或者被俘虏,然后加入其他方。那么抛开加入凉州军以外的那些将领,可以说很多人,其实都是魏延这个想法,还都想着能和凉州军一战,看看其军到底如何。
 
    要说有这样儿想法的,基本也都是有些本事的,要不然本事不够的,还不躲着眯着,不敢出来啊。也就是自认为还算可以的,才想着跟凉州军一战。没见过的,想着自己能见识一下,好看看这传说中的凉州军到底如何。至于说见过的,那就是真相战胜他们,不是为了出名,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心愿。
 
    所以说也不仅仅只有他魏延一个人有如此想法,别人也不是就没有,这是肯定的。当然也有本事不怎么样儿的,也想借着凉州军出名,这林子大了,什么鸟儿没有啊,这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啊。(小说《三国重生马孟起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d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飄天文學,
 
 
第五〇一章 魏文长兵进十里
 
    之后休息了约有半个时辰,魏延便起身,去各帐巡视去了。<strong>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</strong>他倒是想要听听,己方士卒都如何说。当然他也知道,大多的士卒,这个时候肯定还在休息,但是这却不影响什么。
 
    魏延出了大帐,便向士卒的营帐走去,结果果然,好几个帐中,都没听到有什么动静,他知道,这己方士卒都在休息。不过也难怪,这都算是预料之中的,怎么说自己也都让他们累了很久了,所以这个时候安营后,他们自然是要好好休息,可真是累坏了。
 
    没有听到什么话,魏延确实是有些失望,毕竟这自己这不是白来了?不过己方士卒都知道休息,他也算是挺欣慰。这要是不休息好了,那么肯定对己方没好处。当然了,魏延也不好好想想,这士卒都这样儿了,还有几个能不去休息的呢,在那没事儿闲的聊天?那得有多大瘾啊,而且还得有人陪着,至少得有个听的吧,所以这……
 
    感觉没有什么意思,魏延只能是返回自己的帐中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魏延带兵到来的第二日,凉州军大营,马超中军大帐内,探马来报,“报主公,敌军拔营,前进十里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魏延这就有动静了?看起来这他好像是等不及了啊。不过如此挺好,这样儿的话,省得自己去主动了。怎么说呢。马超他也是有顾虑的,毕竟这边儿自己让马岱攻城,那边魏延要是带兵来进攻,这肯定对己方不利。
 
    所以要不就是不攻城,就这么按兵不动,等对方出招,要不就是主动出击。去进攻魏延。再或者,留下一部分兵力在大营。然后剩下的人马让马岱带去攻城,无非也就这几种情况,不过马超还没想好,到底要如何。他认为这个时候,还得和己方众将稍微商讨一下才行。
 
    其实马超倒是觉得,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有其道理所在,只是最后看那种最适合己方,而且也最好是能让己方得到更多更大的好处,这样儿最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来人,去把众位将军还有两位先生都请到大帐中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去请人,没一会儿。众人都到了。都坐下后,马超说道:“各位,探马刚刚来报。说魏延已经兵进十里,更加接近我军了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有人便心说果然,这魏延已经带兵接近了。当然了对方的目的还尚不明确,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和己方这么对上,还是就只是先靠近己方。不过不管怎么样。己方肯定得当回事儿去对待,毕竟如今前面是零阳城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后面有刘备的援军,说起来这个形势对己方,确实是不利的。当然了,己方不会怕什么,反而还很兴奋,只是……
 
    很多东西还得多商讨一下,毕竟是一人智短啊。所以他们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,这让自己这些人都来,就对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所以,不知各位都有何想法,这如今咱们的情况,各位也都知道,不知道如今我军该如何?各位畅所欲言!”
 
    听自己主公这么一说,众人倒是开始寻思开了,毕竟如今的情况,他们当然都知道,所以魏延动兵了,他们当然不会是坐以待毙。如果说就这么不管对方说什么,显然是不好,那么己方此时也只好是做出相应的措施来了,如此应对才好。
 
    第一次说话的是崔安,“主公,俺说还是,咱们就去进攻那个魏延,这不挺好?”
 
    听了他的话,众人都一笑,要是这么简单那就好了。可以说己方这边儿一去进攻,估计文聘那马上就知道了,他们的援军到了,这对己方不利。而且你去进攻,可万一对方跑了呢,这事儿又不是没可能。然后结果还是得被文聘给发现,这是肯定的。毕竟己方如今还并不想让文聘知道什么,至少这几日,是不想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也是对崔安一笑,“行了,福达,如今可还不是我军对魏延出手的时候。说起来,如果我军不能做到一击必杀的话,我认为我军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。毕竟魏延魏文长可不是善茬,切记不可轻敌啊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,是张了张嘴,没再多言。因为他也知道,这自己主公的话,说得好像还挺对,那么既然自己主公说不行,那么暂时也就别想了。
 
    看着崔安没动静了,马超也不再多说,毕竟崔安也知前是崔安,如今又是孟达,让众人感觉。这两位先生还没说什么,倒是武将比较积极。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说起来对于战事这上面。自然还是武将比较喜欢,当然文士谋士更多是研究计策谋略,而不是上阵打仗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孟达说道:“主公,属下认为,这如今既然那魏延兵进十里,那么看样儿,其人是有意向我军靠近。而且这个时候。想必他肯定也知道了,我军封锁了他们方向任何前往零阳的路。除非他们绕路过去。当然,那样儿的话,他们一定要耽误事日。所以属下认为,只要我军按兵不动即可!”
 
    不过孟达话音刚落。却是有人问道:“那么依子敬来看,对魏延军,我们可以按兵不动。可我军今日还要不要攻城呢?”
 
    显然问出来这话的,是马岱了,他如今说关心关注的,还是己方攻城不攻城的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也知道,这对付魏延,不管如今按兵不动也好,还是主动出击也罢。肯定早晚都是要对抗的,要不然己方也不至于一直在这儿这样儿了,还不就是为了他刘备的援军。为了拦截他们吗。
 
    听马岱这么一问,孟达是微愣了一下,他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个,当然更是没有想到马岱会如此问,所以他是尴尬了一下,却是没说出来什么。但是他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,“这。对于我军今日攻不攻城,确实是没有想好。”
 
    而马超此时一听,他却是笑道:“好了,好了,各位,咱们不如就说说,今日攻城的事儿吧,到底我军还攻城不攻城了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这么一看,就知道,到了这关键的时候了。说起来这攻城的事儿,好像比魏延的事儿还要棘手。当然了,是因为有了魏延的事儿,所以才让攻城的事儿变成了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又是崔安第一次说话了,“主公,俺看这攻城还得攻!要不然那文聘还不得怀疑什么啊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还别说,崔安的话,可真是有些道理。可不是吗,之前两日己方一直进攻,可如今却是变成了休战,这难道还不让人怀疑吗。没准以文聘其人的头脑,一下就能想到,他们的援军来了。说起来己方是不怕他们知道的,但是肯定他们不知道,要比知道更多,对己方来说,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毕竟他文聘要是知道了如今的情况,肯定就要根据魏延的援军,而制定出来一些东西,这对己方来说,肯定不好。
 
    而且万一他要是准备来一个鱼死网破,要和魏延一起来夹攻己方,这肯定就是更不好了。
 
    虽说最后的结果,这鱼八成会死,网未必能破,但是伤筋动骨,却也并非没有可能的啊。而这却是让己方得不偿失,一个零阳,不至于这样儿。那己方伤亡多了,这后边该如何行进?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马超则向崔安问道:“那么依福达的意思,我军该攻城了?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